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小说 > 网游竞技 > 舔了一个小奶包[电竞] > 奶酷

奶酷(第1页/共2页)

把冰可乐递给薄晔前, 蓝曾用力摇晃过,本是图个好玩,恶搞一下对方,却忽略了这一举动的危险性。

摇晃过程中, 罐内的二氧化碳会争先恐后释放,罐内压强随之增大,因此在薄晔拉开环的那一刻, 罐身轻易炸裂,如同一个吹气吹得过满而爆炸的气球。

白色的泡沫从炸裂的易拉罐里涌出来, 静静地顺着地砖流淌。

这一桌的动静立即引起附近人的注意, 宾客们聚集在周围, 发出阵阵惊讶声, 不少人掏出手机打电话。

沈秋天听到动静后赶来,拨开人群,看到薄晔脸色苍白地靠坐在椅子上,低着头,唐止蹲在他身前。

“出什么事……”走近了,才看清他垂下的右手,血水淅淅沥沥往下滴落, 混入地上一滩焦糖色液体中。

沈秋天脑子瞬间膨胀数倍, 晕眩感几乎将他击倒。

他扶住一旁高瘦的椅背, 呼吸困难, 讷讷道:“来……来个人……”

主办方效率高, 很快, 附近的救护队赶到现场。

薄晔上了救护车,唐止跟随。

周鸣架着腿软脚软的沈秋天,跟在后面。

贝大海、白轩和云嘉珞也要上车,被周鸣拦住:“去太多人没用,留在这。”

“下午表演赛……”

“表演赛你妈!!!”薄晔刚开口,就被沈秋天暴躁地吼了回去。

淡淡地别开视线,薄晔没说话。

看到他正在被女医生清洗的右手,沈秋天缓了缓情绪,眼眶发热,对车外的人摆摆手:“等消息。”

救护车后门从里面被拉上。

目送车子离开,贝大海转身,扯掉绷得他透不过气的领结,声音颤抖:“走,打车去。”

救护车内,医生正拖着薄晔的右手清洗创面。

消毒药水有一定的刺激性,薄晔的手腕偶尔会不受控制地痉挛一下。

唐止看到了,心里也跟着一抽。

随着血迹被清理,裂开的伤口渐渐清晰。食指伤得尤为严重,近指骨旁露出了皮下的肉,肉下的骨。

周鸣偏过脸看向车前方,默默咬牙。

沈秋天一个劲地吸鼻子,拿着手机四处联系人,但最终要找谁,脑子里也是一片混乱,毫无头绪。

抹了把眼睛,唐止拼命压抑住冲动,不敢出声,现在已经够乱了,他不能再添麻烦。

这时,一只泛凉的手背蹭了蹭他的右脸颊:“没关系啊,别难过。”

薄晔左手手掌横亘着一条8厘米的割痕,正在渗血,没办法碰他。

唐止抬眸看向旁边,看他额上布满冷汗,却还在淡笑着安慰自己。

小声抽噎了一下,他眼睛红红的,抽出口袋里的方巾帮他擦汗。

午宴因为突发事故草草收场,在场的许多战队唏嘘不已,对冠军团队的队长充满同情。没有谁比他们更明白双手对于电竞选手的重要性,一旦留下不可修复的损伤,职业生涯相当于终结了。同时,也有不少人私心里庆幸受伤的不是自己,光想到那样的场景就一阵后怕。

人群渐渐散开,为下午的慈善表演赛做准备。

只有蓝还站在原地,一直望着救护车远去的方向,直到一个男人站到身旁,对他轻声说了几句话。

转身扎进男人怀里,他流下自责的泪水:“どうしよう……”(该怎么办……)

贝大海一行三人到达当地医院时,薄晔正在进行清创手术。

沈秋天在楼梯间接电话,到了医院,他的手机来电一直没消停过。

几乎事故一发生,“中国知名电竞选手右手炸伤”的消息就传了出去,传到国内更是掀起了巨大反应。

他已经过滤了赞助商和媒体的电话,正在跟总部商讨后续的应对措施。

通亮的走廊里,只剩周鸣和唐止,一边站着一个人。

“薄晔怎么样了?”贝大海上来就问。

周鸣:“右手食指炸伤最严重,好在没伤到指骨,正在清创缝合,术中会探查肌腱和神经的情况。”

所以还在等医生的答复。

“艹!”狠狠向后捶了下玻璃墙,贝大海烦闷得慌,“食指都废了打个毛的电……”

对上唐止投射来的目光,他硬生生打住,少年原本清亮的眼睛红得像兔子,很明显哭过,他才意识到谁心里都不好过,太丧气的话就不说了。

拍拍贝大海的肩,白轩低声叹气,不知道说什么好,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彼此安慰。

薄晔的手术一直进行到半下午,等他坐在轮椅上被推出来时,右手缠着绷带,搭在扶手上。

看了一圈,大家都在,各个神色紧张,他疲惫地笑笑:“至于吗?小手术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高位截瘫。”

“呸!”沈秋天嫌他说话没轻重,“乌鸦嘴。”

见他还能皮,大家暂且心中松了口气,看向走出来的男医生。唐止从护士手中接过轮椅,把薄晔推到一旁。

“医生,他的手伤到什么程度?”沈秋天迎上去,急急地开口。

德国医生摊了摊手,目光搜寻一圈,试图在这群外国人里找个懂德语的。

“我来我来。”陪同翻译刘同学半小时前过来的,现在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

他对医生转述了沈秋天的话。

医生抬起右手,拿手背朝向他们,另一只手在食指近指骨和手腕那条线间来回比划,一边配合着解释。

刘同学很努力地想翻译清楚,可是有些医学术语太专业,他知识储备不够,有些力不从心,于是说得磕磕巴巴:“肌……肌腱和神经尚未查到有什么问题,但伸缩……伸肌支持带有轻微损伤,伸肌支持带是肌腱的附属……附属韧带,它们共同配合才能做出屈指的动作……”

说到这,医生对着他们屈了屈食指。

“所以,薄先生在很长时间内食指会难以弯曲,最终能恢复到什么程度我们不能保证,但可以肯定没必要进行任何手术了,接下来四十多天里如果疼痛发作,可配合封闭……封闭治疗。”

听医生说完,大家的心往下沉,脸色好看不到哪去。

唐止蹲在薄晔面前,捧着他的左手,指尖轻轻抚摸他掌心的纱布,神色平静。

“医生,我想问下……”沈秋天犹疑地看了眼薄晔,压低声音,问出最实际的问题:“以后,他还能当职业电竞选手吗?”

感到男人的手一僵,唐止抬眸看向他。

泄露了情绪,薄晔朝他掩饰一笑,抬起左手挠挠少年的下颌,也不知道是在安抚谁。

刘同学同步翻译:“一切都是未知数,能不能痊愈还要看恢复的效果,但在完全康复前,请不要过度使用右手,尤其不能负重。”

留下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,医生带着团队先行离开了。

术后24小时要留院观察,大家把薄晔送到单人间病房后,在床边围了一圈,面色凝重,各自想着心事。

薄晔靠坐在床上,腰后唐止帮他放了两个枕头。

“都别哭丧着脸,看了晦气。”疼痛后容易疲惫,薄晔揉揉眉心,强打起精神,道:“既然人都聚齐了,聊聊明天比赛的事。”

周鸣不太乐观:“Candi上场没有疑问了,现在的关键是缺一个指挥位,谁来替补?”

扫了眼一队剩下的几个人,最后视线定格在贝大海身上。

他心里,贝大海和白轩中选一个最稳妥,毕竟他们实战经验丰富,而且跟薄晔同队这么多年,比较熟悉他的风格,在赛场上延续下来的话不容易出现重大失误。

“提名Candi。”

一队的人还没开口,薄晔懒懒地举了下左手。

唐止看向他,除了眼睛还没消红,脸上看不出情绪。

沈秋天对于明天的比赛已经不在意了,他现在只关心薄晔的手。

背过身去踱步到窗前,表示不发表任何意见。

贝大海和白轩对视一眼,表面没显出什么,但心里都觉得薄晔的建议很冒险。

“只要有指挥就行。”看看大家,云嘉珞小声道:“我没意见。”

周鸣撑住床尾的护栏,直视薄晔:“确定?你要对自己的提名负责。”

您阅读的小说来自:顶点小说,网址:www.ddxs88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1页/共2页)